您好,欢迎来到环球聚氨酯网!请 登录 注册
环球聚氨酯网首页 | 新闻 | 市场 | 供应 | 求购 | 企业 | 设备 | 会展 | 招聘 | 专题 | 视频 | 繁体站 | English
 

环球聚氨酯网

环球聚氨酯网 > 会展频道 > 企业访谈 > 全文

 

康达新材:不惧挑战的鲜活,无须声张的厚实

2019年04月17日 星期四 来源:PUWORLD独家发布 我来说两句 保存为书签

 

——暨采访康达新材聚氨酯事业部总经理於亚丰

上海康达化工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主要从事结构胶粘剂的研发和生产、销售的科研产业实体,拥有改性丙烯酸酯胶、有机硅胶、环氧树脂胶、聚氨酯胶、PUR热熔胶、SBS胶等多种类型,300多种规格型号的产品,主要应用于风力发电、光伏太阳能、轨道交通、航空航天、海洋船舶工程、软包装复合、橡塑制品、建筑工程、家用电子电器、汽摩配件、电机、电梯、矿业设备、工业维修等多个领域。2012年登陆A股市场后,公司已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结构胶粘剂和工业胶粘剂供应商之一。

近年来,软包装行业对环保的重视程度不断提升,促使无溶剂聚氨酯胶粘剂迎来了广阔的发展空间。在这一领域中,康达的无溶剂聚氨酯胶黏剂产品占率高达20%以上,有一定影响力。我们荣幸地采访到了康达新材聚氨酯事业部总经理於亚丰,听他谈谈对行业的看法。

康达起家史:

从青红胶到风电胶,从遭遇瓶颈到顺利上市

康达成立于1988年,创始人陆企亭先生是上海本地人,从北京大学毕业后,被包分配到北方的黑龙江化工研究院,该研究院在胶粘剂行业享誉盛名。由于体制的原因,很多优质的产品没有实现产业化。迎着改革开放的契机,陆企亭先生开始了创业。

那时候的工资水平很低,读书回来身上的钱并不多。很多亲戚朋友也没有稳定的工作,所以一起帮衬着做点事情,就在这样的情况下,陆企亭创立了“康达”。

创业初期困难重重。康达最早的产品是丙烯酸酯AB胶,像两个牙膏管,一支红色,一支青色,又叫青红胶。它的比例不需要很精确,大致上是一比一,用小棒子搅拌一下就可以,所以各行各业都能用,特点是固化速度非常快(几分钟甚至几秒)。当时国内的产业刚刚开始发展,尤其是工业领域逐渐从手工活转向流水线生产,这款胶粘剂在这样一个进程中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那个年代用的喇叭,比现在的大很多,而且内部有各种复杂的材料需要连结在一起。生产喇叭需要流水线生产,康达新材抓住了这个行业的产业革命,把这款胶粘剂迅速地铺到了市场上。紧接着是在电梯行业以及一些工业领域,凡是对流水化生产有需求的,它几乎都能用上。

於总告诉我们:“这相当于康达的拳头产品,也是起家的产品。以前康达的营销方式是找代理商,因为产品好,有很多代理商会主动找到我们,他们提供渠道,再从中赚取一定差价。在康达的前十几年中,在全国各地发展了将近百家代理商。”

当康达的发展势如破竹的时候,一些问题也随之降临。虽然康达每年的销售额都过亿,但一直没有办法继续提升。一方面,市场上其他模仿的产品渐渐出现,一些代理商可能自己找人去做;另一方面,产品流入市场那么久,门槛已经被人踏破。康达的发展遇到了瓶颈,进步越来越慢。此时,康达遇到了第二次机会——风力发电。

“最初,传统的发电都是煤加工,成本低但污染很大,是国家不主张的。很久以来,我国一直没有找到很好的替代方式,主要学习欧洲 ,以太阳能、核能、风能为补充,它们各有局限。本来国家的重点发展行业应该是核能,但在日本核辐射事件后,我国核电的发展步伐逐渐放缓,风能和太阳能迅速崛起。

陆企亭先生一直在琢磨一些新产品、新技术。他在环氧领域有所建树,以前水力发电比如三峡水利工程,要用到很大的水轮机,环氧涂层涂覆在其表面,能起到很好的防腐作用。于是,他和很多专家一些研究,最终的产品技术含量很高,但卖不出去。这是因为环氧涂层在工艺上需要加热才能很好地固化,但施工现场并不允许这种条件。尽管并不成功,但康达在环氧行业积累了一定的技术基础。

在风电行业主要涉及的是叶片粘接,一个叶片最小40多米,现在可能有更大的近百米的叶片。这意味着叶片会很重,风力无法驱动。所以风电叶片常被做成中空结构,将2个半边的叶片粘接在一起,康达的环氧胶粘剂就起到这个作用。市场上常用的除了环氧胶粘剂,还有聚氨酯体系,但聚氨酯容易起泡且结构强度略低,所以主流的风电胶粘剂均以环氧为主。康达风电环氧树脂胶的发明者是姚其胜,目前担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这个项目带领康达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巅峰时期的市占率达70% ,时至今日也有60%以上。国内的风电环氧树脂胶几乎都来自进口,康达突破了国外技术的垄断,实现了国产替代。凭借这个项目,在2012年4月,康达顺利地进入了资本市场,也是康达发展进程中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於总称:“那时,上亿规模的胶粘剂企业并不少。康达的上市,瞬间与其他企业拉开了差距。资本市场拥有更好的资金渠道,我们随之在上海奉贤拿地建厂,在研发上的投入也越来越大。长期来看,步入了一个稳定发展的轨道。”

无溶剂聚氨酯胶领域:

后来者,也是先驱者

康达在聚氨酯胶粘剂方面,以无溶剂胶为主,几乎不生产溶剂胶。於总告诉我们:“康达的聚氨酯胶粘剂主要面向软包装行业。早先软包装行业已经有相对成熟的产业体系,而大部分都是不环保的溶剂型胶粘剂。所以康达进入这个市场的时候,类似于一个先驱的角色。2005年在一次软包装行业会议上,陆企亭先生与业内专家讨论到未来软包装行业将朝着环保方向发展,于是便着手开始做这件事。”

“这确实是一个巨大的市场,零食、饼干、方便面、口香糖……只要有超市的地方就有软包装。食品包装和人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它们对环保的诉求是毋庸置疑的。我们想入这一行,必须是无溶剂,或者是水性。康达做了大量的研究工作,最后认为无溶剂更可行。”

“当时国内有数家彩印软包装龙头企业,想尝试无溶剂聚氨酯胶,从欧洲进口了昂贵的设备,由于无溶剂没有初粘性,没有成熟的生产工艺培训这些企业刚开始选择这样一个全新的产品,承担了一定的风险甚至发生了较大损失。此外,这些欧洲的设备企业在国内没有完善的配套服务,一旦设备出现问题,维修就要很长时间。因此,无溶剂聚氨酯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饱受争议,叫好不叫座。行业内一个统一的论调是——不成熟。当然也有一些保护主义,生产的是溶剂型胶粘剂,又不想花精力研发无溶剂体系。如果哪天无溶剂聚氨酯胶占领了市场,他们可能就没生意可做了,内心极度排斥。”

“诚然,他们是一群不可小觑的力量,无溶剂聚氨酯胶的前景一度被渲染得很消极。康达在这样的行业环境中,发展无溶剂聚氨酯胶的过程,举步维艰。我们作为软包装行业的后来者,一来没有影响力,二来下游客户也不看好新的产品。康达还是坚定了发展路线——做环保的产品。”

“第一款产品出来以后,国内的竞争者只有德国某胶水企业,他们的产品定价很高,也没有大面积推广。因为我们的设备从欧洲进口,生产过程同样会遇到维修等问题,困难重重。”於总笑言:“陆企亭先生把任务交给了我。在对市场有一定了解后,我觉得必须要有国产的设备,才能提供系统的解决方案。我们找了好几家设备厂商,最早期的温州博大、上海华迪等。那些设备厂商以生产印刷机、制袋机为主,发展欣欣向荣。他们认为无溶剂聚氨酯胶是很好的趋势,但作为副业,没有很大的决心去做。直到我们找到了左光申先生,他在欧洲待过,非常了解国内无溶剂复合工艺的优势所在。他用所有资金创办了广州通泽设备有限公司,没给自己留任何退路,可谓破釜沉舟。我们觉得他是一个很有魄力的人,双方开始了国产设备和无溶剂聚氨酯胶的开发和推广,不断地改良并一路走到了现在,共同迎接这一个火爆的市场。”

谈前景:

黄金十年之后,发展空间巨大

近十年来,对于软包装行业的无溶剂聚氨酯胶而言,可以称得上“黄金十年”。“对于我们的上游原料供应商而言,比如MDI这些高门槛的生产商,未来的发展趋势是越来越集中。随着产能进一步的提升,也将逐渐寻找能够消耗这些产能的下游领域。而像康达这种科技类的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是精度和深度。我们会向下游细分市场发展,如纸塑复合、蒸煮系列、铝箔和塑料复合、耐腐蚀等。这也是康达的一个优势,因为我们的科研实力较强,尤其在细分领域有长期的技术积累。”

2018年,聚氨酯胶粘剂业务营业收入占总企业的收入的比例在提高。但是原材料的上涨可能影响聚氨酯胶粘剂的毛利率。於总告诉我们:“聚氨酯胶粘剂的原料集中在少数的企业手中,近年来价格波动很大。当原料价格上涨的时候,我们很难向下游转嫁成本。因为我们的聚氨酯胶粘剂产品主要用在食品包装、药品包装和日化品包装。民生行业的消费往往是额定的,市场体量大且稳定。康达作为一家上市企业,更要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2017年,甚至出现了倒挂的情况,那段时间我们即使亏本,仍然坚持没有大幅涨价。”

无溶剂聚氨酯复合胶在软包装领域70%以上是食品包装领域,。起初食品包装用的胶粘剂均为溶剂型,从苯酮类到乙酯类、再到醇溶性。2009年食品安全法出台后,伴随着我们消费水平的提高,人们对生活质量改善的需求不断提升,其中也包括了对食品安全的关注。溶剂型胶粘剂都具有挥发性,无论对工人还是消费者,都有一定的安全风险。无溶剂聚氨酯胶粘剂,从源头上实现了VOC减排,符合环保的趋势。此外,它在应用中十分高效,传统的溶剂型胶粘剂只能跑150-200米,而无溶剂聚氨酯胶能跑300-400米,最高可达500-600米。溶剂型和水性胶粘剂都需要烘干设备,蒸发掉多余的水分或溶剂,而无溶剂胶粘剂省去了这一环节,更节能。从综合成本来看,无溶剂聚氨酯胶粘剂是最为经济的解决方案。

於总认为:“未来的食品包装领域,仍将以无溶剂聚氨酯胶粘剂为主,水性和溶剂型为辅。水性胶粘剂存在一些尚未攻克的问题,一是性能处于中低水平,应用范围存在局限;二是高耗能,不是未来趋势所提倡的;三是蒸发掉的水可能存在污染,需要进行水处理。溶剂型胶粘剂则拥有一些短期内无法被替代的性能,并不会消失在我们的视野。可以肯定的是,无溶剂聚氨酯胶粘剂仍会是食品包装行业的主流。”

谈竞争格局:

不惧挑战,以创新实力谋长期发展

在软包装行业,欧洲和北美等地区,无溶剂聚氨酯胶粘剂的占比在70%左右。中国经过10多年的发展,我认为占比已经超过20%,未来这个比重很可能进一步增加。这就是为什么,尽管一些上游原料厂商也不断向无溶剂聚氨酯胶粘剂行业延伸,但我们仍有足够的增长空间。

谈及国内的竞争格局,於总表示:“软包装无溶剂聚氨酯胶行业,我们可以将潜在的竞争对手分为两个梯队。第一梯队的是万华、亨斯迈、陶氏这些手中有MDI原材料优势的企业,他们可能向下游发展,以消耗产能为主。第二梯队中华峰、旭川、华大这些企业,尝试或者即将进入这个市场,凭借原料供应渠道的优势,他们也有很多机会。第三阶梯还有高盟、北京华腾等企业,它们已经在无溶剂聚氨酯胶粘剂领域深耕多年,也有丰富的经验。当然,市场上存在很多小型的企业,分散在各个区域。”

“未来的竞争肯定是越来越激烈的,很明显的一个特点是,每个公司都会发挥自己独有的优势。康达在研发方面更具实力,会渐渐向下游细分行业发展,以最新的产品迎合市场的需求,避开价格竞争。目前,整个无溶剂聚氨酯包装胶市场体量有4万吨,康达占近1/4。我们总共规划2万吨/年的产能,未来的也基本定格在这里,因为我们始终提供创新的高端产品,而不是以量取胜。”

“从我们的下游包装行业来看,基本上以中小企业为主,只有5%的规模化企业。未来一段时间里,它们将经历淘汰整合的阵痛期。软包装产业转移偏向于发展程度较低的城市,行业的集中度将进一步提升,主要在浙江温州龙港、安徽桐城、山东河南一带、雄安新区东光、广东潮汕等地区。包装企业涉及印刷和覆膜的过程,印刷油墨方面仍没有成熟的环保产品替代溶剂型体系。康达作了一些尝试,未来我们可能推出一些无溶剂相关产品,来解决普遍存在的环保问题。”

企业文化:以德服人

康达的企业文化给於总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陆企亭先生今年已经79岁,但每天都坚持到奉贤工厂亲力亲为。这是40年代企业家独有的人格魅力,除了自我价值的实现之外,更具有一种奉献精神。”

“印象最深的是我刚毕业那会儿,在上海购房遇到了经济上的压力,得到了来自陆企亭先生的帮助。我们研究所的很多同事,生活中可能遇到各种各样的麻烦,有些不是钱上的问题,他会尽己所能解决燃眉之急。这一点让所有的员工内心很温暖,这也是我们的研发人员非常稳定的原因之一,能静下心来做一些长期项目。”

“陆企亭先生为人非常低调,工作似乎成了他的兴趣爱好,从来不知疲倦。在康达,我得到了足够的认可和信任,大学毕业后我在康达做了2年研发,是在塑胶跑道行业。上市之前,这个业务并不符合康达未来的发展方向,就被剥离了出去。这时候,陆企亭先生给了我这样的一个机会,去开拓无溶剂聚氨酯胶的市场。我是国内无溶剂聚氨酯胶最早的一批市场推广人员,经历了从无到有的过程。一路走来充满了坎坷,也不乏神秘感和乐趣。”

“人们常说企业要以德服人,这在康达已经习以为常了。我们就像一个大家庭一样,怀着感恩的心态,做好自己分内的事。”

 

我要评论

0人参与 0 条评论  [查看评论]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关于环球聚氨酯网 联系我们 营销服务 体验/订阅 诚聘英才 合作/友情 意见反馈 站点地图 法律声明

©copy;2003-2012Puworld.com版权所有站点主编信箱news@puworld.com内容指正、信息报料请点击